{{ mainData.content }}
{{ mainData.timeDesc }} 收起回复
取消 提交
{{ prevData.content }}
{{ prevData.timeDesc }}
{{ mainData.uname }} {{ mainData.uname }} (作者) 回复 {{ mainData.toUserName }} (作者) {{ mainData.content }}
{{ mainData.timeDesc }} 收起回复
取消 提交
{{ prevData.timeDesc }}
{{ mainData.uname }} {{ mainData.uname }} (作者) 回复 {{ mainData.toUserName }} (作者) {{ mainData.content }}
{{ mainData.timeDesc }} 收起回复
取消 提交
{{ item.authName }} 回复 {{ item.toAuthName }} {{ item.content }}
刚刚 删除
  • 生活
  • 春节假期
  • 春晚
  • 民俗
  • 传统

年关将近,我们该如何去看待和对待“年味儿变淡”这件事?

加载中...

年关将近,我们该如何去看待和对待“年味儿变淡”这件事?

邀请回答
我来回答
4条回答
时间排序 | 热门排序
,微信公众号:有只骆驼(ssn18805156963),所...
年味变淡这件事吧,年年都在说,年年似乎都在变淡,但又似乎从来没有人真正在意。因为我们潜意识里头,其实都是默许的,也都是理解的,年味,必然是要变淡的。往宏观了说,这就是历史的必然,是时代演进的... 查看全部

年味变淡这件事吧,年年都在说,年年似乎都在变淡,但又似乎从来没有人真正在意。

因为我们潜意识里头,其实都是默许的,也都是理解的,年味,必然是要变淡的。往宏观了说,这就是历史的必然,是时代演进的特征。

而我个人的理解,过年,是农耕文明的产物,最终,被约定俗成地以一套仪式保留了下来。以前大家种田,秋收之后,冬季来临,也不能播种,一闲下来,可不就串门唠嗑开始过冬了吗。

现在不同了,现在你过年就能放七天假,你过啥年?


年味儿,是吃出来的

梁实秋在《雅舍谈吃》里头有一篇,写过年吃各种冻在陶罐里头的乱七八糟的肉,那都是宴请之后的残羹冷炙,一家人得吃个十几天。从小也算娇生惯养的梁实秋,对此并不感冒,天天扫冷菜,没劲儿。

反倒是比梁实秋小上几轮的王蒙,表示过年好啊,终于能吃上顿肉了。

年味,那就是吃出来的。过去日子穷啊,平常根本吃不上几顿肉,也就过年时候能开开荤,这年味,就在肉里头。莫言是北方人,北方吃饺子,莫言自嘲为了能顿顿吃饺子选择当作家。所以你看,过去的北方的农民平常也吃不上饺子,那饺子也是过年才吃得上的。

所以过年特别啊,不同寻常啊,年味儿自然也就有了。

但现在,谁家平常不顿顿带荤,你说这过年又有什么特殊的?

生活水准的提高,让过年在物质上的特殊性被日渐消解,那种最原始而直接的兴奋,没了。这就像是小孩子爱吃KFC,妈妈规定每星期星期日带他去吃,那么他每星期星期日自然会特别兴奋。但是一旦天天都有KFC吃了,星期日也就没什么特殊了。

年味儿,是串门串出来的

过去大家的生活,更接近于一种集体化生活,这在一些影视剧里头,有很生动的写照。谁家缺点盐了,去邻居家要一点,回过头来饺子出锅,端一盘过去。谁家屯了半屋子大白菜,让邻居来家里取几颗走。

吃完饭,端杯茶去人家里头唠嗑,傍晚乘凉,家家户户搬把躺椅出来一起围坐着。

过年的时候,就成了今天去你家串门,明天去他家吃饭,后天,一起约好上集市采购一点年货。过年的核心是热闹,而集体生活,热闹唾手可得。过去人家,都是一间一间紧紧挨着的小房间,那真是鸡犬相闻。

一年到头好不容易休息一阵子,那还不可劲儿地热闹了。

现在不一样,独立的公寓,低头不见抬头也不见,彼此一年到头甚至打不了一个招呼。

热闹无从谈起,年味儿又何从谈起?何况年味依靠的不是小团体之间的热闹,而是一种大环境的热闹。是你走在村子里头,挨家挨户门口都贴着红底黑字的对联儿,门口都是炮仗皮儿,里头,水汽漫天,晚上要招待亲戚呢。

这种外在的氛围,已无处寻了。

年味儿,都藏在仪式里

中国过年传统习俗中,全国通用的,那就有扫尘、守岁、贴年画、拜年、燃爆竹等等。

在仪式感中,能寻得过年的一种特殊的气氛,而仪式感,其实就是年味的载体,我们所说的年味,很大程度上都有赖于仪式感的建立与运行。

如今大家对于过年的仪式感,越来越看轻,传统的年味变淡,也实属正常。这其中,主观原因和客观原因,都有。

比方燃爆竹,以前人觉得过年放鞭炮,那是很热闹的事情,小孩子爱放,大人也爱放。但现在不同,现在很多人都觉得炮仗声太烦,烟火也不见得好看,就连小孩子,都不怎么热衷于放鞭炮了。

更何况现在城市普遍禁止燃放烟花爆竹。

再比如守岁,现在还在坚持这一习俗的家庭也很少了。反正我家,你想几点睡就几点睡,没人管你。梁实秋小说里就提到过守岁,直熬个睡意昏沉,捱到十二点,新一年到来,才可以去睡。

当然,如今夜猫子普遍,可谓是年年都守岁了......

仪式感日渐的淡化,让年味也随之淡化。


变淡,是不可避免

结束了农耕文明,结束了宏观上的集体性,结束了仪式上的必要性。年味的变淡,其实无法避免,现代生活有太多的规则,都在抵触着传统的年俗。

七天的春假本身就是和春节的一种对抗,比如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,也是对春节习俗的一种抵制。举个例子:

《边城》里头,湘西地区端午节,要放鸭子到河里,然后划水好手可以自由地去里头抓,抓到谁就算谁的。一时间,年轻汉子纷纷下河,很是热闹。

搁现在,谁来放鸭子?谁来做安保?关键是,人们还乐意下河吗?一只活鸭,城里人有多少吃得消杀?

这些,都是“年俗”与“现代”之间龃龉的缩影。这就好比你不能在信息时代,要求每个孩子学会打算盘一样。

当越来越多的仪式慢慢地不再能够践行的时候,其中所饱含的特殊的年味儿,也就不再有可能获得了。我们得承认,年味变淡的主要原因,就在于过年很多的习俗与现今社会形态的抵触,与人们认知的违背。

变淡,也无需避免

我个人一直认为,年味儿的核心,就是一种快乐。不论是过去的走家串户,过去的鞭炮齐鸣,大鱼大肉吃一个月。还是现在的家庭各自为营,看春晚唠嗑,睡到太阳晒屁股,然后家庭组团出门吃饭看电影。只要快乐就行,没有高低之分,也没有矫情的什么遗憾可言。

但我承认,我们国家发展的速度有点快,社会阶段的更迭让人有些不适,过渡并不平缓。由此,导致旧的仪式不适了,新的仪式却还没形成,我们在这仪式的断层中,虽不至于无法收获热闹与快乐,但终归有些有些茫然与失落。

因为我们都很明白,看电影终归是不会成为一种年俗的,它不会带给人超脱于“享受”二字的快乐,也太过普通,平日里就能进行。

没错,以前传统的过年赶集也很普通,无非就是逛街采购。但赶集不普通的,在于过年时候,那带着浓郁年味儿的集市。那集市,才是仪式所在。

所以我个人,也期待像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出现在本是宗教性节日的圣诞节那样,期待我们的春节,也会形成新的习俗仪式,它更契合这个社会,同时让人得以重获仪式感中的快乐。

至于旧的那些仪式,有着强烈文化传承保护意识的人也大可不必担心,如今国家这么注重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,怎可能让春节的传统年俗消亡呢。它只有可能以更完整更准确的形式被保存下来,以文化与历史的形式存在下去。

PS:文章配图均来源于丰子恺漫画

4
评论
收藏
收起
,才能进行评论
问这个问题的一定不是外地打工的人。年味就是可以在一年之中终于可以回去和亲人团聚,这就是年味。如果年味说的是吃喝玩乐,现在商品经济,只要有钱,那随时随地都可以,过年也就是个普通的长假,谈不上什么年味。 查看全部
问这个问题的一定不是外地打工的人。年味就是可以在一年之中终于可以回去和亲人团聚,这就是年味。如果年味说的是吃喝玩乐,现在商品经济,只要有钱,那随时随地都可以,过年也就是个普通的长假,谈不上什么年味。
1
评论
收藏
收起
,才能进行评论
匿名用户
资源种类最齐全的福利网站,亲测可用。 https://www.cheshen687.com/forum.php?x=804208 查看全部
资源种类最齐全的福利网站,亲测可用。
https://www.cheshen687.com/forum.php?x=804208
评论
收藏
收起
,才能进行评论
难过才叫“关”,“年关”是过去穷人的叫法 查看全部
难过才叫“关”,“年关”是过去穷人的叫法
评论
收藏
收起
,才能进行评论
加载中...
我来回答:
年关将近,我们该如何去看待和对待“年味儿变淡”这件事?
,才能进行回答
+关注问题
4人关注了此问题
    问题状态

    查看问题日志|最近编辑于2018-02-03

    被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