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洲皇室的“梦魇”,是如何得以发现的?的头图

欧洲皇室的“梦魇”,是如何得以发现的?

2018-01-08  |  陆远熙 原创 独家 收藏(67)  | 

在历史长河中,很少有遗传性疾病能够像血友病一样,得到各界人士的极大关注,甚至于成为诸多故事的“主角”。时至今日,尽管血友病的”皇室”光环已经没有那么耀眼,但它的高发病率和严重后果,使得医学界无论何时都难以对其掉以轻心。而人类探索血友病“真凶”并竭力攻克它的故事,在如今也已成为了一段佳话。

维多利亚女王的野望

在殖民时代,随着英国国力的大幅扩张和传统殖民强国(西班牙、荷兰等)的衰落,英国成功靠着积极的殖民侵略和工农商业发展,得到了“日不落帝国”的美名。然而,带领大英帝国走向繁荣的功勋——维多利亚女王,却也让整个欧洲的皇室在随后的一个世纪内陷入了动荡之中。令人难以想象的是,动荡的起源并不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对外扩张,而只是她所参与的一次“联姻”。

资料图:1859年的维多利亚女王 画家Franz Xaver Winterhalter所绘

在欧洲皇室之中,联姻可谓是由来已久的传统。两国皇室间的联姻,不仅仅可以维系皇室的“高贵血统”,也可间接成为国家关系融洽的象征。维多利亚女王共有九位子女,其中爱丽丝公主(Princess Alice of the United Kingdom)于1862年嫁给黑森-莱茵大公路德维希四世,比阿特丽斯公主(Princess Beatrice)则于1885年嫁给巴滕堡亨利王子。而在后来,爱丽丝公主的两个女儿分别嫁入普鲁士王室和沙俄皇室,远嫁莫斯科的小女儿则成为了沙俄的末代皇后亚历山德拉·费奥多萝芙娜;比阿特丽斯公主唯一的女儿维多利亚·尤金妮亚也成为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之妻,尽管在西班牙,她的婚后生活称不上幸福,晚年甚至因西班牙革命而流亡国外。

从上面的资料来看,维多利亚女王的联姻似乎颇为成功,欧洲的多个显赫皇族先后靠联姻而带上英国王室的血统。然而不幸的是,维多利亚女王本人是乙型血友病的无病携带者,参与联姻的两个公主也携带有乙型血友病基因,这使得包括英国王室自身在内的多国王室都在后来吃到了苦头——

  • 利奥波德王子,维多利亚女王之子,1884年死于血友病引起的脑出血,终年30岁;

  • 弗里德里希王子,爱丽丝公主之子,1873年死于血友病引起的脑出血,终年两岁半;

  • 普鲁士海因里希王子,爱丽丝公主的外孙,1904年死于血友病,终年4岁;

  • 阿列克谢皇储,爱丽丝公主的外孙,1918年死于二月革命,患有血友病;

  • 巴滕堡利奥波德王子,比阿特丽斯公主之子,1922年死于骨科手术,终年32岁;

  • 阿斯图里亚斯亲王阿方索,比阿特丽斯公主的外孙,1938年死于车祸后大出血,终年31岁。

 由英国王室而起的欧洲“皇室病”遗传路线,其中黄色框所表示的为血友病确证患者 图:Shakko Kitsune

在此之后,血友病因其与皇室间的恩怨纠葛而“名扬四海”,得到了“皇室病”的绰号;不过,这些患有血友病的王子们的生活可谓是糟糕透顶,即使在输血术已经比较发达的20世纪,他们在出行、完成医疗检查或是手术之前,也要小心翼翼地叮嘱医生备好全血,以便不时之需,至于长期内出血带来的各种并发症(例如关节病),囿于当时的医疗水平,他们也只能默默忍受。

血友病、“圣诞病”和“皇室病”

尽管英国王室和血友病之间的故事早在很多年前便已人尽皆知,但医学界对血友病的认识过程却和王室并没有太多关联。在1803年,费城的一名外科医生约翰·康纳德·奥托在论文中描述了“一种在特定家族中出现的出血倾向”,并认为根据当时的已有证据,可以认定该病好发于男性、通过家族中的“健康”女性传播。这篇论文不仅第一次详细叙述了血友病的症状和遗传特点,也成为了继道尔顿描述红绿色盲的报告后,世界第二篇报道X连锁遗传病(由X染色体基因引起并随生殖传给下一代的疾病)的文章。

随后在1828年,苏黎世大学的学生霍普夫第一次用“血友病(haemophilia)”来描述这种“出血倾向”,这也意味着血友病作为一种疾病,开始得到了医学界的广泛认可。而在1937年,两位哈佛大学的医生从人血浆中正式分离了抗血友病球蛋白(也就是凝血因子VIII),不久后研究即发现它的缺乏是甲型血友病的直接病因。看起来,人类距离血友病的真相已经无限接近了。

然而,在全世界都为凝血因子VIII的发现感到惊叹的同时,一些学者也开始对“凝血因子VIII缺乏引起了血友病的观点”提出质疑。质疑的高潮发生于1947年,一位阿根廷医生使用两个同血型血友病患者的血液进行体外试验,他发现当两种血液在体外混合后,血液本身并没有发生凝集反应,但混合后的样本检测不出血友病的任何迹象。根据这一结果和之前对凝血因子VIII的研究,不少人大胆推测,这世上也许存在另一种和凝血因子VIII无关的凝血异常,但因为一直被归类为“血友病”而导致了相关研究的匮乏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寻找这样的证据的过程并没有浪费太久时间——1952年,一个5岁的英国裔加拿大男童史蒂芬·克里斯默斯(Stephen Christmas)在回伦敦探亲时因血友病入院,医生按照惯例将他的一份血样送往牛津血友病中心,不过血液学家比格斯和麦克法兰在检测血样后发现,克里斯默斯的血液样本的确有血友病特征,但其中的凝血因子VIII水平却完全正常,反而是另一种未知蛋白质的水平异于常人。很快,研究人员在正常人的血浆中分离出了克里斯默斯所缺乏的蛋白质——凝血因子IX(当时被称为“圣诞因子”),这种因子输注给患有类似疾病的患者之后,可以帮助他们恢复凝血能力。

资料图:牛津大学丘吉尔医院,牛津血友病与血栓病中心设立于此

为了区分这种疾病和典型的“血友病”,科学家用克里斯默斯的名字将其命名为“圣诞病”。而在生物技术高速发展的几十年后,分子学研究已经证明,“血友病”和“圣诞病”都是凝血因子缺乏所致,只是患者缺乏的凝血因子种类不同,因此在凝血异常的发生机制上有所差异。基于这一发现,“血友病”和“圣诞病”被重新命名为甲型血友病和乙型血友病。

有趣的是,在发现乙型血友病历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克里斯默斯,也许是为了感谢医生们的发现,他后来于加拿大的瑞尔森理工学院(现在的瑞尔森大学)攻读医学影像学,毕业后成为了多伦多儿童医院的一名影像医生。他在工作之外一直致力于血友病患者权益活动,曾以加拿大血友病协会核心会员的身份呼吁重视血液安全,不幸的是,由于长年依赖输血,克里斯默斯感染了HIV并很快发展为艾滋病,于1993年逝世,年仅46岁。

本文主要参考资料:

Giangrande PL. Six characters in search of an author: the history of the nomenclature of coagulation factors. Br J Haematol 121 (5): 703–12. doi:10.1046/j.1365-2141.2003.04333.x

Biggs R, Douglas AS, Macfarlane RG, Dacie JV, Pitney WR, Merskey C, O'Brien JR . Christmas disease: a condition previously mistaken for haemophilia. BMJ 2 (4799): 1378–82. doi:10.1136/bmj.2.4799.1378

Rogaev EI, Grigorenko AP, Faskhutdinova G, Kittler EL, Moliaka YK. Genotype analysis identifies the cause of the "royal disease". Science 326 (5954): 817. doi:10.1126/science.1180660.

本文由百度知道日报作者原创,未经同意严禁转载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文章出处:百度知道日报(https://p.baidu.com/daily

原始链接:https://p.baidu.com/daily/view?id=109394

为您推荐:

【招募】百度派写手团纳新,就等有才的你! 点击查看>>
+1 点个赞吧 赞(0)

关注作者

头像
陆远熙
科普作者,图书译者,译有科普著作《科学速览》

知道日报热门文章

合作及供稿请联系:zhidaoribao@baid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