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{ mainData.content }}
{{ mainData.timeDesc }} 收起回复
取消 提交
{{ prevData.content }}
{{ prevData.timeDesc }}
{{ mainData.uname }} {{ mainData.uname }} (作者) 回复 {{ mainData.toUserName }} (作者) {{ mainData.content }}
{{ mainData.timeDesc }} 收起回复
取消 提交
{{ prevData.timeDesc }}
{{ mainData.uname }} {{ mainData.uname }} (作者) 回复 {{ mainData.toUserName }} (作者) {{ mainData.content }}
{{ mainData.timeDesc }} 收起回复
取消 提交
{{ item.authName }} 回复 {{ item.toAuthName }} {{ item.content }}
刚刚 删除
  • 电影
  • 影视评论
  • 电影推荐
  • 如何评价 X
  • 不成问题的问题

如何评价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这部电影?

加载中...

如何评价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这部电影?

邀请回答 收起邀请
我来回答
邀请相关用户,可以更快收到回答 你已邀请15名用户,还可以邀请0人 你已邀请{{ invitedNum }}名用户,还可以邀请{{ 15 - invitedNum }}人
  • {{ log.authName || '派网友' }} {{ log.sign }} 在{{ log.tagAnswer.tagName }}话题下有{{ log.tagAnswer.ext.answer }}条回答和{{ log.tagAnswer.ext.thumb }}个赞 可能对你的问题感兴趣
    已邀请 邀请
暂无相关用户
获得权限,才能邀请用户
获得权限,才能邀请用户
你已邀请15人,不可再邀请
2条回答
时间排序 | 热门排序
,美剧(兼电影、海贼)评论写手,或许没有才...
老舍的同名作品改编,范伟老师拿了去年的金马影帝,在东京电影节上也有斩获,梅峰编剧兼导演,一个民国时期重庆后方的黑白画卷……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头上光环和看点,不少,但也仅此而已——类似这样的故... 查看全部

老舍的同名作品改编,范伟老师拿了去年的金马影帝,在东京电影节上也有斩获,梅峰编剧兼导演,一个民国时期重庆后方的黑白画卷……

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头上光环和看点,不少,但也仅此而已——类似这样的故事,每天都在我们身边发生,平时道听途说、聊聊八卦是一回事,到大银幕上看电影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说到底,就是一个“人情世故”,海报上的“人·情·事”已把影片的精髓之处挑明在了大家眼前。由此看来,更觉得片名非常精妙绝伦:啥问题都可以不是问题,但换个时候,再小的问题都能成为大问题。

【温馨提示:本文全篇剧透,这是不是个问题由您定夺。】


主角丁务源,树华农场主任,号称“No Problem”先生,世故圆滑、左右逢源,似乎对他来说啥事儿都能解决,不成问题。

看完电影,真觉得丁务源活成了人精,他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,不管对谁都不得罪,无论和谁都能打成一片,谁都会对他有个好印象——帮顶头上司许老板的三太太和佟老板的女儿办事,打麻将三缺一了能用上海话说“会额、会额”;见到农场工人上班时间打牌赌博,又亲切地“劳逸结合”用重庆话说“要得、要得”;讨好对自己颇有微词的佟小姐,他还自称“近朱者赤”学会飚一句洋文“耶斯”。

这样一个人人喜欢、说话做事没有问题的主任,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:在战事吃紧的1943年,位于重庆大后方“物产丰富、人杰地灵”的树华农场居然赔钱,以至于股东佟老板动了换主任的念头。

这成了丁务源最大的问题,连带着许多本不是问题的事儿,也成了问题。

犹如变色龙一般擅长溜须拍马、投其所好的丁主任,每天都要去许老爷府上送新鲜的果蔬肉蛋,还帮忙张罗、处理各种杂务,所以就算农场赔钱,三太太依旧帮他说话;对工人们偷懒赌博、磨洋工、揩油、偷鸡摸狗的行为视而不见,还帮忙买办,所以就算经常发不出工资,工人们照样拥护他;自称“全能艺术家”要租住在农场搞艺术的秦妙斋就更不用说了,丁主任不但缓收他“还在路上”的房租,还出钱资助他办画展,这样大方的“冤大头”到哪儿找去?

钱是农场的,好人是丁主任做的。或许,丁务源觉得,让所有小问题都不成问题,农场赔钱这个大问题就不成问题了。

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,许老爷不吃这套,他分得清三太太口中的那些好处不过是“小便宜”,长期亏损总归不是件好事,再加上出了宪兵去农场抓人这种问题,终于让他下定决心,听从股东佟老板的意见,为农场换个主任。

于是乎,留洋博士尤大兴带着妻子明霞风风火火地开进了树华农场,最暗中得意的,大概要数李会计了。

因为李会计是佟老板的人,而丁务源是许老爷的人——他早就不满丁主任“假公济私”的老好人做派了,但碍于职位身份也不便说什么……现在,上头“神仙打架”后好不容易把丁务源给挤走了,主任也换成了佟老板的人,怎能不让他暗自高兴。

尤大兴是个实干派,他是来解决“赔钱”这个大问题的——于是,原来在丁务源眼中都不算问题的问题,在他眼里全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:丁主任办事公私不分,农场管理一塌糊涂,尤大兴就要立规矩、成方圆;工人们好吃懒做,手脚还不干净,尤大兴就带头起早贪黑,并开除几条最大的蛀虫;赖在农场里白吃白喝白住还装腔作势的秦妙斋也留不得,尤大兴给他下了最后通牒……

对于新老两任主任来说,对方的存在自然就成了另一个大问题:尤大兴觉得丁务源八面玲珑、精于算计,他还在农场里不利于改革的顺利进行,只想尽早交接完毕把人支走;丁务源则觉得尤大兴油盐不进、毫无情面,自己惯常用的那些讨好结交之策都不管用,便在尤太太的体谅下,使了一招万年长青的“拖字诀”。

一个求战,一个避战,两人之间的问题只好暂且放在一边。

与此同时,农场里原有的弊病和问题已被尤大兴解决地七七八八了,他踌躇满志,觉得能让农场扭亏为盈,李会计也满心得意,因为佟老板的势力终于稳稳压过了许老爷……

可懒散惯了尤其是被开除的工人们不乐意了,尤大兴整治的那些个问题,原本在丁务源治下压根算不得什么问题——可他们想“反”新主任吧,偏偏洁身自好的尤大兴浑身上下又找不到任何问题,他们这才在秦妙斋的建议下,把主意打到了尤太太明霞身上。

和铁面无私、一切为公的尤大兴不同,明霞没留过洋,也不理解丈夫那样严苛的为人处世态度,她只是个明白“人情社会”在这片土地上重要性的女人,所以在半推半就下,她默默收下了工人们送的鸡蛋——更何况,在树华农场,对于主任夫妇来说,一篮子鸡蛋真称不上是什么问题。

但对秦妙斋来说,这个问题就可大可小了,只要丁务源没有正式离职,他就还有借口和尤大兴周旋,哪怕惹来众人嫌弃也不在乎(再说他早被众人嫌了)。

秦妙斋一方面死乞白赖硬窝在农场不走,喊着自己“只认丁主任”,另一方面则不断怂恿鼓动不服尤大兴的工人们和新主任唱反调,两任主任间的“交接问题”,变成了另一个畸形的“管理问题”。

而事情也在更高的层面上发生了变化,三太太得知了佟老板使计给丁务源“安插小辫子”的伎俩,让无微不至的丁务源没了职位,这事儿一说,许老爷也猛然觉得,本来他和佟老板之间没啥问题,可实际上问题大发了……于是,丁务源柳暗花明,又成了农场的副主任。

“拖字诀”奏效了,这是丁务源“始料未及”的,也可能是“蓄意等待”的,为此他还额外使了一出“不慎落江”的苦肉计,嘴上絮絮叨叨着“当不当主任不重要,命才重要”,迎来了事业第二春,去面对新的问题——比如当着明霞的面,他满口“明天再说”,作势不要看账本,明霞一走,他立刻又从李会计手里拿了账本进屋细看……

既然丁务源还在,那么秦妙斋鼓动起来的“反抗联盟”也就成了气候,尤大兴再微不足道的问题都成了大问题:开除工人断了别人家的生计(丝毫不问为何开除),排挤丁务源造成了他的落水(完全是欲加之罪),以及“知法犯法”纵容尤太太“偷鸡蛋”。

一看秦妙斋就是组织参与过学生运动的,贴字条喊口号玩得很溜,而工人们也不太在乎他口中那些需要“打倒尤大兴”的问题是否小题大做、上纲上线,他们只想把这个新主任赶走,重新过上丁务源管理的“好日子”就够了,尤大兴就是大家的“共同问题”。

顶不住压力的明霞,只能来求助“乐善好施”的丁务源,而丁主任此刻依然摆出一副为谁都要考虑周到的古道热肠,于心不忍地说出了“你们走吧”。

这次风波,丁务源从头至尾似乎都没参与过,他甚至还有意让秦妙斋“手下留情”,无论怎么看,他都不是那个制造问题的人,相反,他应该是努力解决问题的人。

终于,尤大兴离开了树华农场,丁务源和秦妙斋以及工人们大获全胜,许老爷和佟老板之间又恢复到了从前的平衡,许老爷心里的问题解决了。

丁务源看着皆大欢喜的场面,瞧着身边春风得意的秦妙斋——这个原来不是问题的人,现在也成了问题……

所以,他前脚还和秦妙斋称兄道弟,不露痕迹地打听年轻人底细,口口声声说着“就算有关系,也没关系”,后脚就招来了宪兵,把吃了几个月白饭的“老弟”给抓走了。

曾经,丁务源为了不触动各种小问题,帮身边所有人都解决了小问题,结果造成了“赔钱”这个大问题,进而引发了更大的“失业危机”问题,现在最大的问题解决,自然就要想方设法去处理赔钱问题:秦妙斋的一万块不见踪影,那就把房间租给能拿出一万五千块的上海公子哥,把钱当面交给李会计入账,顺便着把公子介绍给佟小姐,至于一直相信自己的三太太更是手到擒来……

所有隐患和威胁,自己都想方设法去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——既然不成问题的事都能成问题,那么,任何问题也都可以不是问题。

影片抓住了中国社会“人情事”的冰山一角,虽是发生在小小农场里的个性,却也是人生百态里的共性,其用沉静还带着一些窥伺的镜头,去还原了那个在你我身边不断上演的故事。

更难得的是,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做到了含而不露、韵味十足,面上的“明争”只有三味,底下的“暗斗”则占了七成,观众们怎么看都会有独特的体会和感受,就仿佛片名说的那样,到底是不是问题,咱们得看时候。

拿了影帝的范伟老师,这次表演真可谓是“范伟老师”了,他是油腻的中年人,也是手艺精湛的厨子,还是精明的百事通,更是烟火气和仙气灵活互换的人精……

如果未来能再多一些这样的片子,这样的表演,咱们对于国产电影的信心就更足了——但或许也很难,因为这是个人人都明白的问题,这个池子里有多少尤大兴我们不知道,但一定不缺丁务源和秦妙斋。

2
收藏
收起
,才能进行评论
,低调做人 高调做事 严以律己 宽以待人
电影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的影像走向了一种极简古典状态——黑白湖面,镜头几乎不运动,道具也少得可怜。看起来不像现在的电影,倒像是真正诞生在民国时期的老电影一样,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。当然,电影... 查看全部

电影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的影像走向了一种极简古典状态——黑白湖面,镜头几乎不运动,道具也少得可怜。看起来不像现在的电影,倒像是真正诞生在民国时期的老电影一样,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。

当然,电影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除了表现老舍作品中辛辣讽刺的一面以外,还将抗战时期大后方人民生活的状态展现了出来。在黑白的影像中,60多年前的场景、小说人物的举止言行,打破了时空的限制带来奇妙的观影体验。

伴随着人物的性格特点,室内的陈设也有很大的区别,极简中又透露出很多信息。如同片名和主角丁务源的台词“不成问题”一样,在人情社会中“不成问题”和“问题”似乎没有绝对的界限,一切看起来都是似是而非的,老舍创造性的揭示出了中国文化中这些“精妙之处”,影片在延续这种思考的同时,也巧妙地展现了出来。

可以说,电影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是这些年少有的汉语片佳作。中国文学改编电影绝佳案例。老舍作品里的“里子面子”都拍了出来,让笔者提前看完感觉荣幸的第一部汉语片。范伟撑起全场演技,好男儿张超真正的个人魅力也发挥了出来。黑白,不少起雾、云和太阳的镜头朦胧感,说明摄影上吸收了传统中国画美学风格,且很复古,非常具有中国风格,难得一见。

2
评论
收藏
收起
,才能进行评论
加载中...
我来回答:
如何评价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这部电影?
,才能进行回答
+关注问题
2人关注了此问题
    问题状态

    查看问题日志|最近编辑于2017-11-10

    被浏览